<cite id="ddddf"><th id="ddddf"><meter id="ddddf"></meter></th></cite>

      <pre id="ddddf"><ruby id="ddddf"><b id="ddddf"></b></ruby></pre>

          <output id="ddddf"><pre id="ddddf"><mark id="ddddf"></mark></pre></output>
            <track id="ddddf"></track>

            <output id="ddddf"><ruby id="ddddf"><dfn id="ddddf"></dfn></ruby></output>
              <address id="ddddf"></address>
              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環球視野 / 正文

              本·索爾:西方帶頭違反國際法 給世界帶來了什么?

              2022-05-17 19:53:45 作者: 本·索爾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西方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將國際法武器化,將其作為對付對手的大棒,導致其他國家也玩起了同樣的法律游戲。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打擊是“入侵”行為,也是在模仿西方。

              本·索爾:西方帶頭違反國際法,這給世界帶來了什么?

              3、   本·索爾(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國際法教授)

              【導讀】 作者認為,西方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將國際法武器化,將其作為對付對手的大棒,導致其他國家也玩起了同樣的法律游戲。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打擊是“入侵”行為,也是在模仿西方。本文不代表觀察者網立場,謹供參考。

              【文/本·索爾 譯/觀察者網 由冠群】

              要如何懲治一個違反國際法的國家?在俄羅斯對烏克蘭實施軍事行動后,國際社會做出的反應就提供了一個“教科書式”的案例:向烏克蘭提供武器;對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商業抵制和企業撤資;進行戰爭罪和人權調查;聯合國大會發出強烈譴責。

              當然,這些做的還不夠。安理會因俄羅斯擁有否決權而陷入癱瘓狀態。包括中國、印度和南非在內的重要國家都拒絕實施制裁。盡管受困于現實政治的枷鎖,但國際社會做出的反應仍然遠遠好于預期。

              在法律層面支持烏克蘭當然是正確的。但是,也有人質疑西方采取雙重標準并破壞了西方聲稱支持的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

              2003年美英澳入侵伊拉克是非法的,但時任美英澳領導人喬治·布什、托尼·布萊爾和約翰·霍華德卻被譽為老成謀國的政治家,與普京一樣,他們也都沒有入獄。1999年,北約對科索沃進行了人道主義干預,這一行動顯然也是非法的,但此后卻無人受到懲罰。

              在“反恐戰爭”中,美國的行為多次違反了國際法,美國綁架、折磨、無限期關押、不公平審判甚至謀殺恐怖活動嫌疑人。但卻沒人追究美國犯下的這些嚴重罪行。

              2、

              國際刑事法院調查美軍戰爭罪行

              美英澳對阿富汗和伊拉克平民犯下的戰爭罪行也基本上沒有受到追究。美國和英國仍在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而沙特阿拉伯則用這些武器在也門犯下猖獗的戰爭罪行。

              俄羅斯吞并了克里米亞,并謀求通過武力強占更多的烏克蘭領土。然而,在2020年,美國承認摩洛哥非法吞并西班牙前殖民地西撒哈拉,以此換取摩洛哥承認以色列。而國際法院卻早就在其咨詢意見中表示,西撒哈拉不屬于摩洛哥。

              2019年,國際法院表示,英國仍在非法殖民本屬毛里求斯的查戈斯群島,世界各國必須展開合作,結束英國在那里的統治。而美國和英國卻仍在那里設置重要的軍事基地。

              美國繼續承認以色列非法吞并巴勒斯坦的東耶路撒冷和敘利亞的戈蘭高地。它還提供軍事援助以維持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占領并壓制巴勒斯坦的民族自決運動。其做法就包括保護以色列殖民定居點。聯合國安理會譴責這些定居點是和平的障礙,國際刑事法院還以戰爭罪為名調查過這些定居點。

              眾所周知,澳大利亞承認印度尼西亞非法吞并東帝汶,因為這符合其安全和經濟利益。有吹哨人曾揭露澳大利亞對新獨立的東帝汶進行間諜活動。即使在今天,澳大利亞仍在起訴這些舉報人。

              聯合國機構還譴責澳大利亞在過去三十年中非法拘留難民并侵犯當地土著人民的權利。相比之下,主要是白人的烏克蘭難民卻在西方大受歡迎。

              二戰后,美國在紐倫堡大審判和東京大審判中令人敬佩地開創了國際刑事審判先河。

              但即使是這樣的審判也沾上了污點,這些審判被稱為勝利者的審判,因為盟國拒絕為自己的罪行負責,包括它們用燃燒彈襲擊城市平民的罪行。因此說,早在打造新世界秩序之初,西方的虛偽就深藏其間。

              美國參議院現在鼓勵國際刑事法院調查普京。然而,美國卻拒絕接受該法院管轄。

              美國參議院于2002年通過《海牙入侵法案》(譯注:該法案授權美國總統使用武力解救被國際刑事法庭拘留的美國人),阻撓美國與該法院進行合作,特朗普政府還對該法院的工作人員實施了制裁。

              20世紀80年代,當國際法院(譯注:國際法院隸屬聯合國,是聯合國的主要司法機關,加入聯合國的國家就要受它管轄,接受裁判結果。而國際刑事法院的存在基礎是《羅馬規約》,只有加入該規約的國家才接受該法院管轄)裁決美國在尼加拉瓜非法使用武力時,美國退出了國際法院。而烏克蘭現在正是在這個國際法院起訴的俄羅斯。

              現在,美國仍拒絕承認許多基本的國際規則,包括涉及兒童和殘疾人的權利條約,或禁止使用地雷和集束彈藥的公約等。它甚至不會加入《海洋法公約》,盡管它痛斥中國在南海違反了該公約。

              俄羅斯的暴力行為和核武威脅無疑是駭人聽聞的。但不要忘了,美國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動用核武先發制人的國家,它在1945年用原子彈炸死了11萬多日本平民。美國還在越南大量使用凝固汽油彈和落葉劑。

              西方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將國際法武器化,將其作為對付對手的大棒,但當國際法妨礙到自己或其盟友時,西方又會對它視而不見。西方的選擇性失明表明國際法根本不是法律,它不過是霸權的遮羞布而已。然而,一旦無人理睬西方說教什么“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西方似乎又開始莫名驚詫了。

              西方的態度導致其他國家也玩起了同樣的法律游戲。俄羅斯為掩飾其“入侵行徑”而編造各種法律借口,聲稱它們在自衛、防止種族滅絕或保護俄羅斯族民眾等等,這絕非偶然。是西方在伊拉克、科索沃、關塔那摩和巴勒斯坦的所作所為啟發了俄羅斯。

              對非西方國家來說,當國際法的執行看起來如此有選擇性、如此受制于權力、如此優先照顧西方利益以至于它看起來根本不再像法律時,就會出現上述的情況。國際法雖披著法律的外衣,其實質卻是帝國主義,人們對它只有蔑視而沒有尊重。

              (觀察者網由冠群譯自香港《南華早報》)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觀察者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97夜夜澡人人爽人人,武则天婬片免费放WWW,天天躁夜夜躁狠狠 localhost
                  <cite id="ddddf"><th id="ddddf"><meter id="ddddf"></meter></th></cite>

                  <pre id="ddddf"><ruby id="ddddf"><b id="ddddf"></b></ruby></pre>

                      <output id="ddddf"><pre id="ddddf"><mark id="ddddf"></mark></pre></output>
                        <track id="ddddf"></track>

                        <output id="ddddf"><ruby id="ddddf"><dfn id="ddddf"></dfn></ruby></output>
                          <address id="ddddf"></address>